自由党屡战屡败的高等教育改革能否通过?对华人影响几何?

0
分享
自由党屡战屡败的高等教育改革能否通过?对华人影响几何?
前言
在2017年5月1日,自由党教育部长Simon Birmingham提出的高等教育改革提案Higher Education Reform Package,还停留在计划阶段,并没有递交给国会,此提案甚至没有开始投票支持或反对,是否最终会顺利立法乃至生效都没人知晓,所以离对在澳大利亚华人生活的产生影响还有着非常漫长的过程。本文仅针对,2017年5月1日,提出的高等教育改革提案版本进行讨论,以及对于未来可能实现的项目进行分析和预测。自由党自2013年从工党手中赢得联邦大选,组成政府之后,高等教育改革一直是自由党希望促成的重要改革之一。然而,在过去几年,自由党提出的高等教育改革方案,由于无法取得各大学的支持,乃至参议院的同意,方案本身改了又改,提了又提,却无奈一直被否决。那么,为何自由党执意改革高等教育?为何自由党无法获得广泛支持?为何自由党愈战愈勇?澳联社Australian Insider今天将会帮助大家揭开改革的迷雾,了解动机,乃至预测未来。

 
澳大利亚的各大高校在全球的排名一直算是名列前茅的,但是近些年,澳洲八大院校的整体排名却有所下滑,自2007年,政府针对Commonwealth Supported Places(CSPs)计划的更改,变成需求推动支持方针之后,政府支持的的学位已经提高了31.5%。

自2009年到2016年,联邦拨款计划Commonwealth Grant Scheme (CGS)的开销提高了近一倍,从40亿澳元提高到70亿澳元,针对高等教育制定的CGS增速约为71%,是同期经济增长的近2倍。由于目前澳大利亚正处于经济转型过程中,经济增长放缓,政府负债仍然在不断增加,如何减少政府开支,亦或如何更加合理地分配政府开支,成为自由党政府的执政关键。科研技术商业化也是本届自由党政府大力推动的一个方向,澳大利亚的主要科研成果来自于澳大利亚各高等院校,在资金富足的情况下,相比其他国家,澳大利亚高校比起科研商业化更加倾向于深入研究。因此,适当降低过多的资金支持成为自由党督促澳大利亚高校积极发展科研商业化的手段之一。

同时,最近几年澳洲各企业对于澳洲高校毕业生的工作能力怨声载道,针对高等教育改革从而推动大学课程改革,鼓励大学推出更多和学生未来工作息息相关的相关课程也是本次改革的重点之一。

 

政府拨款增速比教育支出增速高出50%?
德勤的经济顾问指出,自2010年起,政府总计提高15%的高等教育资金,然而实际的教育课程支出仅仅提高了9.5%。比如在2015年,大学给一个工程学生提供一年的教育服务支出为2.2514万,而政府却为学校提供了2.6623万澳元,也就是说每一个工程学生,每年将给学校提供超4000澳元的收益,按照收益和支出比计算,此“投资“回报率达到近20%。这意味着,在政府负债累累,意欲控制政府负债的情况下,大学的“额外”资金是可以帮助政府分担一定得财务压力的,在这种情况下,自由党政府寄希望于在2017-2018年预算案中通过教育开支预算进而通过教育改革法案。 

未来教育支出将会减少?
未来教育支出将会减少?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也并不是自由党政府所希望看到的。那么工党所称的教育开支缩减又是从何而来呢?政府虽然每年都会推出新一年的预算案,但是每次的预算案并不是单一财年,而是未来数年的政府开支“计划”。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教育支出每年都在提高,但是自由党希望未来针对性的提高数额可以减少。意思就是,教育支出并没有减少,只是教育支出的增幅有所减缓。此决定的重要依据之一,则是德勤给出的报告表示,大学开班授课的实际开支增长仅为9.5%,而政府针对大学开班授课的资金支持却增长了15%。
学费将提高最多25%是真的么?
一言以概之:不是。由于部分中文媒体英文能力有限,错误的将Daily Mail在2017年5月1日对2017年5月2日教育部长推出的高等教育改革法案提案的判断,翻译成实际法案,造成了广泛的误解。澳联社Australian Insider在此澄清,政府此次针对学费的改革准确信息为:教育部长Simon  Birmingham在2017年5月2日推出的高等教育改革法案提议中,明确表示针对四年期的学生学费,学生所需要缴纳学费的四年总计涨幅将会在2,000澳元到3,600澳元之间。学生缴纳学费数额上涨的主要原因是,在未来,政府将会从资助每个学位实际支出成本的58%降低到54%,这意味着学生将从支付42%提高到46%。学生每周最高将会面临17澳元的学费涨幅,教育部长认为这个涨幅并不会产生巨大的经济压力。
大学贷款还款压力增加?
目前,贷款念书的学生在工资低于5.5874万年薪的情况下并不需要偿还政府提供的贷款项目HELP所提供的贷款。自由党政府意欲在2018年1月1日之后,将会把此最低工资限制调整到4.2万澳元。但是刚超过4.2万澳元年薪收入的毕业生,每年仅需还款1%。自由党政府针对不同毕业生收入所需偿还贷款比例也进行了详细的调整,如下图:

提高工作能力成课程改革重点之一
自由党提议,从2018年起,行业工作经验WEI课程 —— Work Experience in Industry Units将会享受政府津贴CSPs。这些行业工作经验课程将会完全由工作组成,意在帮助学生在毕业之前就掌握一定工作能力,WEI课程将会提供对口专业的相关工作经验。在未来,学生最多可以享受1/6的WEI课程来帮助自己掌握工作技能,这意味着一个总计24个科目的学生,可以最多4个科目可以被归类为WEI课程并享受国家教育补贴。
新移民或被迫支付更高学费?
目前澳大利亚永居(PR)学生,虽然不可以享受政府提供的低息贷款,但是可以享受政府提供的教育补贴,然而在未来,普通的永居签证持有人,比如大部分独立技术移民等来到澳洲的华人新移民,将不再享受教育补贴,但是可以享受政府提供的低息贷款。这意味着,未来华人新移民在没有成为澳洲公民之前,将需要支付更高的学费。在目前移民收紧,公民申请要求提高的大趋势下,(回顾:移民|新澳洲入籍标准排挤难民?华人将躺枪?)这对于新移民来讲,是非常不利的,一笔不小的“再教育“开支,将会明显提高。
高等教育改革影响几何,言之过早?
如澳联社Australian Insider之前采访参议院主席,参议员Stephen Parry提到的(回顾:“琦”探国会山| 澳洲25年经济持续增长的守护神!),在联邦国会内,由于自由党联盟在参议院仅拥有76个席位中的29个席位,为了顺利通过高等教育改革法案,需要拉拢12个独立议员中的10个才能达到足够的立法票数。目前塔斯马尼亚州的独立参议员Jacqui Lambie已经声称不会支持此教育改革,同时自由民主党的参议员David Leyonhjelm则表示支持。一国党在教育领域政策和自由党十分相似,而且此次将永居移除出国家教育津贴内的决定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一国党的价值观。这种情况下,真正的主要影响人,将会是NXT党,Xenophon通常在教育领域是支持工党和绿党的主张的,这次自由党将如何拉拢NXT的选票,将成为高等教育改革通过与否的关键。但是NXT在能源领域以及企业税改革等领域已经和政府有过合作,此次教育改革,NXT依然存在支持自由党的可能。特别是,到目前为止NXT和其他几个独立议员未表态本身,或许本就意味着一些“桌下谈判”。

Universities Australia作为澳大利亚高等教育的主要代表机构,此次并没有像以前的高等教育改革一样全盘否定,实际上,Universities Australia表示此次高等教育改革是有积极影响的。Universities Australia的表态,或许将会对NXT产生影响,并最终支持政府通过此次高等教育改革法案,但是无论如何,像以往大多数的改革法案提案一样,最终的高等教育改革计划或多或少都将会受到影响,并且会有针对性修改。

总体而言,高等教育改革对于华人移民来说,影响并不大,每年1000的学费并不构成巨大影响,而且普遍澳洲华人留学生本身并不享受澳洲教育福利,而新移民的第二代往往本身是澳大利亚公民,也并不受太大影响。但是,新一代移民如果想要再次回到学校寻求进修,则将会面临一个不小的开支。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由于政府支持更多的行业工作经验课程,对于普遍有能力,更重视高等教育的华人家庭和群体来说,这将会是一个不小的利好消息。毕竟如果毕业无法找到工作,再便宜,性价比再高的高等教育,也是一张废纸。

对于曾经也是一名留学生的小编来说,比起便宜1000,还是贵1000,至少对小编来说是不在乎的。如果可以在学校内学到相关的工作相关课程,多花这1000块钱还是值得的,怕就怕,未来即便念了这些“行业工作经验”WEI课程,也无法真正了解澳洲行业情况,那才是我们不愿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