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将穆斯林恶魔化的“基督教”也曾血洗世界?

0
分享
安全|将穆斯林恶魔化的“基督教”也曾血洗世界?
Vector colorful illustration of arab family in national clothes
前言
悉尼和墨尔本,是澳大利亚最大的两座城市,谁更重要,谁更能代表澳大利亚是澳大利亚自建国以来一直争执不休的话题,因为悉尼和墨尔本各有千秋,分不出胜负。在选择澳大利亚首都的时候,为了不让悉尼或者墨尔本的人民继续为了胜负“大打出手”,选择了悉尼和墨尔本的中间地带,堪培拉。于是一个“只有鸟拉屎”的堪培拉,成为了澳大利亚的首都。然而自此,悉尼和墨尔本谁是老大的争执依然继续着,虽然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目前仍然比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更受欢迎,更多人居住在悉尼,然而根据2016年的人口普查的预测,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人口将会超过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

不光是人口方面墨尔本一直在不断追赶悉尼,在宜居度的排名上,自2011年,墨尔本取代温哥华成为世界最宜居城市,墨尔本已经连续7年蝉联世界最宜居城市,而新南威尔士州的宜居指数却反而开始下降。

平等和开放的澳大利亚? 
绿党众议员Adam Bandt认为,澳大利亚应该是一个平等和开放的国家,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无论你是从哪里来,澳大利亚都应该照顾好每一个在澳洲生活的居民。Adam Bandt是代表墨尔本联邦选区的众议员,多元文化是墨尔本城市的一个标志,这也使墨尔本汇集了世界各地的文化,如果说悉尼是澳大利亚的“经济界之都”,那么墨尔本自然是当之无愧的“文化之都”。然而近年来,世界环境动荡,澳大利亚也开始接纳越来越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难民。以前不那么热议的“安全问题”也在不断成为公众讨论的话题。

穆斯林成为了澳大利亚一些独立党派,比如基于昆士兰州的一国党的“眼中钉肉中刺”,不过穆斯林到底是不是澳大利亚的安全隐患呢?

根据2016年的澳大利亚人口普查显示,在宗教信信仰上,全澳洲境内信仰穆斯林的总人口为60万,占澳大利亚总人口的2.5%。所占比例约为在澳大利亚华裔的一半。是什么问题导致这样一个少数群体,站上了澳大利亚政治困局的“风口浪尖”呢?

恐怖袭击家让穆斯林饱受谴责 
由于IS及欧洲袭击及15年马丁广场人质事件,目前不少澳洲人,包括许多华人,将穆斯林与恐怖袭击划等号,极端人士甚至出现了排斥穆斯林的声音。恶魔化穆斯林,甚至成为了一种正义。穆斯林是一种极端群体,世界上,只有穆斯林这种宗教是病态的,攻击性的,有问题的,这是很多人的陈述,然而真的是这样么?
基督教曾烧杀抢掠因伊斯兰教是“恶魔”? 
一千年前,在西欧的封建时期,在罗马天主教皇准许了一场持续上百年的十字军东征,沿途烧杀抢掠了无数“异教徒”。在当时,不仅是穆斯林统治的地区遭到了血洗,到了后期,1204年,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罗马天主教派甚至开始展开了对天主教派兄弟教派的东正教派占厅首都君士坦丁堡。其实“圣战”一词,最初就是起源于基督教徒。

尽管一千年过去了,十字军东征时期的“基督教”已经逐渐改变,人们也可以用更加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基督教徒,同样沾染过鲜血的基督教今天被广泛接受,那么为什么伊斯兰教,穆斯林人民就是邪恶的呢?

穆斯林同基督教一样仅是一种宗教信仰,目前世界上较为主流的穆斯林国家包括,中东阿拉伯国家,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印度。尽管这些不同文化的国家的穆斯林有着同一个信仰,但受不同国家和地区文化的影响,价值观却是千差万别。

穆斯林问题,宗教与恐袭不可划等号 
受极端组织影响的穆斯林也仅占非常小的部分,今年,在悉尼西区,澳洲警方破获一起企图在澳洲航班发动自杀性劫机事件,举国哗然。难民签证到澳洲获得永居的穆斯林成为焦点对象。笔者曾与部分持有难民签的来自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的穆斯林有过讨论,绝大部分难民签持有者不认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东干涉的政策,对西方媒体对中东局势的报道存在质疑。大部分在澳洲的穆斯林二代,基本能融入澳洲社会,并且比上一辈更能接受澳洲价值观。

中东正在面临着巨大的动荡,食不果腹,无数难民正在蜂拥进其他国家。吃不好,睡不好,生活不好,人自然会变得扭曲,史上大多的起义和战乱,都是源自民不聊生。但是如果仅仅因为,当下世界格局,伊斯兰人民颠沛流离,出现了一些“病态”“极端”分子,就把整个穆斯林归为“魔鬼”归为“极端分子”显然是幼稚,可笑,甚至毫无头脑的。

解决安全问题应提高移民审查制度 
伊斯兰教难民目前正在不断被一些人标记为“恐怖分子”,但是其实仔细想想,哪个国家又没有几个“疯癫之人”。澳大利亚这样一个几乎可以人人安居乐业的,拥有近2400万人口的国家,也依然有自己公民是恐怖分子。更何况对于海外一个动荡国家的难民来说呢?

其实,最切实的解决办法,不是将某一群体打成“魔鬼”“恶魔”,而是真真切切的提高澳大利亚的边防审查制度,将难民身份的发放更佳严格化,提高澳大利亚的警力部署,增强澳大利亚警方的预警能力等等,这些方式才能最真切的解决澳大利亚未来的安全问题!

 

作者:吕世琦JethroLyu /澳洲联邦记者-政治政策分析作者微信:jethro0812

本文编辑:千千Coco